硬件不算硬 软件实在软——随国家安全监管总局、住房和城乡建设部暗查燃气管道见闻

2017年09月05日 来源:中国安全生产报 打印 字体:【
 近一个时期以来,因天然气管道泄漏等引发的事故频发,给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造成巨大损失。

据中国城市燃气协会提供的统计数据,目前,全国天然气供气总量已达795亿立方米,供气管道长34.3万公里,天然气用气总人数达2.12亿人。

管道燃气安全关系千家万户。惨痛的事故教训一次次敲响警钟:安全管理一刻也不能放松。

11013日,国家安全监管总局、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组成联合暗查组,采取“四不两直”方式,兵分两路,赴安徽、河北检查管道燃气的经营安全情况。

国家安全监管总局监管二司副司长王力争带队前往安徽合肥、蚌埠两地,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城建司副司长刘贺明带队前往河北石家庄、保定两地,中国城市燃气协会、北京燃气集团、津燃华润燃气公司的多位专家全程参与暗查活动。

总体来看,合肥、蚌埠、石家庄、保定4个城市的燃气安全生产形势平稳可控,但部分管道燃气经营企业对专项整治工作部署不及时、落实不到位,虽有较为完备的规章制度和管理措施但执行不力,现场安全隐患较多,应急处置不到位。

合肥燃气集团公司

管好自己还要多想邻居

燃气总供应量4.1亿立方米、总销售量3.85亿立方米、面向合肥市区107万户居民家庭及4000户工商用户供气的合肥燃气集团公司,是此次暗查的第一家管道燃气经营企业。

111一大早,暗查人员乘车来到位于肥东县龙港镇的合肥燃气集团天然气门站(储配站)。表明身份之后,“过五关斩六将”——登记信息、穿纯棉防静电服、暂时没收手机及相机等电子设备、触摸防静电球释放静电、接受安全教育,暗查人员才顺利进入该门站的生产作业区域。

进入生产作业区域后,映入眼帘的是3个巨大的绿色球形罐体和有序布置的调压管道,空气中能够闻到明显的臭味。“臭味浓就对了。”暗查组专家、中国城市燃气协会副秘书长马长城说完,又紧接着向门站管理人员提问,“日常天然气加臭量是多少,你们有没有加臭记录?”门站储配经理宣峰马上给出了答案:“每天的加臭量都有记录。按照标准,每立方米加臭量不低于20毫克,我们加到了29毫克至30毫克。”

天然气无色无味,发生泄漏后不易被察觉,在输向各用气单位之前,必须添加四氢噻吩进行加臭处理,起到提示预警作用。四氢噻吩属危险化学品,会刺激人的眼睛和皮肤。该门站在加臭设备旁设置了紧急洗眼器以防万一,并加强巡检,巡检读卡器可查看巡检人员是否到岗。马长城认真查看了巡检记录及加臭记录,眼前的数字让他很满意,宣峰的回答得到了验证。

“一旦发生天然气泄漏,该怎么处置?”暗查组专家、北京燃气集团安全部经理孔庆民问。一名管理人员说:“天然气泄漏爆炸下限是5%15%,门站有完备的监控及报警系统,只要天然气泄漏超过1%,即可报警。储气球罐顶部设有风向标,一旦发生泄漏,我们将立即启动应急预案,并根据风向组织人员疏散。”

细心的暗查人员发现,与该门站相隔不远的地方,还有一家燃气经营企业的天然气门站。“你们的邻居出事了怎么办?有这方面的应急预案及措施吗?”王力争的这个问题,把闻讯赶来的合肥燃气集团公司副总经理张仁晟及门站管理人员问住了。张仁晟坦言,他们这个门站建设在前,一直在自家管理上下工夫,还没有考虑到“被殃及”的问题。

走出生产作业区域,暗查人员检查了门站的安全管理台账及岗位人员培训资料,并抽查了位于合肥市蜀山区望江西路一个小区的调压站。很多细节都表明,作为有着30余年燃气经营经验的国有大型企业,合肥燃气集团公司有完备的制度规程,人员素质较高,安全管理较完善。

针对发现的问题,暗查人员建议合肥燃气集团公司加强天然气门站安全管理,将工作做到位,如对生产作业区域与办公区域进行明确划分;外来车辆进入门站时,应在排气管处加装阻火帽。

同时,暗查人员提出,燃气安全是涉及城市公共安全的大事,不仅要管好自家的事,还要多想想,邻居出事了怎么办,“企业要加强与政府部门及周边单位的应急协作,提高应急预案的针对性和可操作性,加强地企应急预案的衔接和联动”。

蚌埠新奥燃气有限公司

加臭剂空罐竟露天放置

112上午,经过2个小时的颠簸,暗查人员从合肥赶到蚌埠,直奔蚌埠新奥燃气有限公司天然气门站。

1992年起从事城市管道燃气经营、2001年在香港上市的新奥燃气集团是目前国内规模较大的清洁能源分销商之一,在安全管理工作方面有很多可圈可点之处。

作为这家上市公司的分公司,蚌埠新奥燃气有限公司的天然气门站各类安全警示标语齐全,地面上有清晰的疏散标志,从办公区域到生产区域还要经过一道门。环视四周之后,暗查人员感到这里留给人的第一印象还不错。

不过,好印象很快被“低级错误”颠覆。进入生产作业区域后,消防棚旁边的10多只露天放置的空罐引起孔庆民的注意:“这是加臭剂罐吧,一直存放在这儿吗?”一名管理人员马上意识到不妥,连忙解释说:“这是使用后的加臭剂空罐,是员工临时放置的,还没来得及搬走。”孔庆民提醒管理人员:“加臭剂属危险化学品,日常管理一定要到位,即使是空罐,也可能有残留物,必须存放在专用仓库内。”

门站一侧是该公司的LNG(液化天然气)加气站。在加气站内,暗查人员发现,气瓶车与社会车辆无隔离措施。已近中午时分,几辆出租车排队进入加气站加气。“你们的加气岗是单人还是双人操作?”孔庆民问。一名员工回答说:“单人操作。”孔庆民马上指出问题所在:“我看到的是双人操作,且其中一人的防护用品未穿戴齐全。”

暗查期间,王力争对《国务院安委会关于开展油气输送管线等安全专项排查整治的紧急通知》及住房和城乡建设部下发的有关通知的落实情况进行了抽查,了解到蚌埠市安监局及住建局已进行了文件转发,蚌埠新奥燃气有限公司针对中石化东黄输油管道泄漏爆炸事故召开了专门会议,部署排查整治工作,留存有完整的会议记录。

暗查人员指出,新奥燃气集团有很好的制度、措施,应将其真正落实到位,“目前,门站的安全管理还存在漏洞及死角,要重视细节,将制度、措施落实到每一个岗位、每一名员工”。

西安华通新能源固镇县分公司

管理人员缺乏岗位培训

在安徽省东北部的小城——蚌埠市固镇县,管道燃气算得上是新事物。2011年,该县惟一的管道燃气经营企业西安华通新能源固镇县分公司建成投产。在此之前,该县城镇居民日常使用的主要是液化石油气。

对于暗查组的突然到来,西安华通新能源固镇县分公司上下非常重视,但又表现得有些底气不足、手忙脚乱。

暗查人员重点查看了该分公司的储气设施、管道阀门及仪表、管道附件、消防与安全设施等。“你们的天然气泄漏报警器设定值是多少?”在查看了泄漏检测设备后,马长城提出了一个问题。该分公司经理找来了LNG(液化天然气)加气站站长。这位站长支支吾吾,答不上来,甚至说不清楚天然气的爆炸下限数值是多少。对加臭要求,现场作业人员也不甚了解。暗查人员随后了解到,该分公司的管理人员大多没有相关专业背景,在上岗之前,仅到集团公司进行了为期一周的培训。

结束了现场检查后,暗查人员对该分公司的安全管理台账及相关资料进行了检查,发现存在调压工无培训上岗证、不掌握基本业务知识,工程竣工验收资料不规范、不齐全等问题。闻讯赶来的固镇县住建局及安监局的人员表示,由于缺乏管理经验,其对企业的监管及指导还不到位。

“你们在这个新事物的管理上存在较多薄弱环节,还需要努力。”暗查组成员、住建部城建司市政处副处长严盛虎说。

针对存在的问题,暗查人员要求企业落实安全生产主体责任,完善岗位操作规程,严格落实各项规章制度和作业规程,加大安全投入和人员培训力度,加强对地下管道设施的日常巡护和监测监控,保证设备设施完好。

“这家企业很有典型性。”马长城说,“可将其视为近年来中小城市清洁能源快速发展的一个缩影。”伴随着城镇化进程的加快,城镇燃气行业快速发展,安全生产工作面临新的挑战。一方面,燃气经营企业人才短缺,不仅制约行业发展,还影响到行业的安全管理,尤其是在中小城市,从业人员缺乏燃气专业知识,文化程度普遍不高,不时会有违章操作;另一方面,当地主管部门缺乏相关管理经验,存在“不会管”、“管不到位”等问题。这些都是需要尽快解决的问题。

保定市燃气总公司

小小调压柜隐患却不少

在河北省保定市,由住建部城建司副司长刘贺明带队的暗查组,第一站来到了保定市燃气总公司铁西分公司天然气储配站。

保定市燃气总公司成立于2001年,燃气管网长1100余公里,有各类调压设施1156处,市民用户29.6万多户,公共福利用户465户,工业用户68户。全市2个重大危险源都在该公司,因此其一直是保定市的安全生产重点单位。

进入站区后,暗查组兵分两路,一路查作业现场,一路查基础管理资料。

暗查组专家、津燃华润燃气公司高工王树成负责现场作业区域检查,没有发现大问题,只发现1号球罐下方压力变送器的信号管已经老化、开裂,加臭装置有轻微泄漏现象。

另一边,暗查组专家、津燃华润燃气公司高工杜国利,暗查组成员、住建部城建司市政处处长赵泽生在检查基础管理资料时,发现了不少问题。

首先是隐患治理台账管理很乱。暗查人员要求企业提供最近的台账,企业却拿不出,“因为检查太多了,有的被安监、消防部门拿走了”。其次是对安全会议的精神传达不到位。该公司的安全会议记录虽记得很全,但杜国利找来当班员工一问,就露馅了。也许是因为面对暗查人员时有些紧张,对最近一次安全会议上说了啥问题,这名员工一直挠头,就是说不出来。赵泽生说:“安全会议开得明显走了形式。”

从储配站出来,暗查人员决定临时抽查一个天然气调压设施,这一查也查出不少问题。

在保定市假日雅典城小区,暗查人员发现,位于小区一角的调压柜没有按城镇燃气设计规范要求配备消防器材,调压设施的放散管与小区围墙上的监控探头距离过近,且高度基本一致,监控探头的电源线裸露在外,一旦燃气泄漏,经放散管排出后,若遇电线火花,后果不堪设想。最让暗查人员担心的,是调压柜的选址问题。这个调压柜紧挨着小区后门,从远处看像是传达室。小区道路很窄,过往车辆又多,调压柜一旦被撞,很容易造成燃气泄漏。

保定市燃气总公司的管理人员一再解释:“本来我们选的地方一点儿问题都没有,是小区开发商后来在旁边开了门、修了路,我们作为企业,无权干涉。”

刘贺明对此并不认同:“城市在不断发展,必定会不断出现隐患。这个调压柜的问题,就是发展中出现的问题。对这类一时解决不了的问题,企业要有计划、有步骤地解决。应该先对其采取外围加固、设置防撞栏等措施,最大限度地降低风险,然后再去协调解决其他问题,直到消除这处隐患为止。”

暗查组成员、国家安全监管总局监管二司处长韩泓接着说:“当地住建部门作为主管部门,应把类似问题梳理一下,利用安委会这个平台,协调各部门一起来解决问题。”企业和当地政府部门人员听后频频点头,当即部署整改工作。

企业在紧急状态下的应急处置能力是本次暗查的重点。在保定市阳光北大街与复兴路交叉口的轻工宿舍2号楼旁,王树成拨打了该市的燃气抢修电话:“你好,我是外地人,出差来保定,路过轻工宿舍时,闻到有很大的燃气味,你们快来人看看。”

王树成挂了电话后,记者特意看了下时间:1121540

保定市燃气总公司对社会承诺:接警后半小时内到达现场。18分钟后,一辆闪着黄色警示灯的燃气抢修车开了过来。车刚停下,一名抢修人员手拿检测仪器急忙跳下车,直奔2号楼旁的调压箱,顺着管道查找漏点。

王树成和杜国利询问了这名抢修人员关于应急处置的一些技术性问题,抢修人员对答如流,对有的解决措施还能边答边演示。但是,一些漏洞还是被专家发现了。比如在设置警戒区时,抢修人员在拉警戒带时很随意,甚至将暗查人员都圈在了里面。

王树成对抢修人员说:“现在模拟现场地埋金属管破裂发生泄漏的情况,以你目前的力量是难以应付的,需要紧急呼叫总部派人增援,请你配合打个电话,赶紧叫人来。”

15分钟后,第二批抢修人员来到现场,但问题也随之而来。

王树成对抢修人员指出,首先是设备配备不充足,已经明确告知模拟的是金属管破裂事故,但带来的是PE塑料管,既然是金属管破裂,肯定要有焊接作业,但没带电焊机。其次,抢修人员着装不规范,带班班长未穿防静电服。

石家庄新奥燃气有限公司

放散管设置在屋里面

113,暗查组到石家庄新奥燃气有限公司暗查。在该公司储配站,一番检查下来,暗查人员认为该公司在门禁管理、应急储备、站区环境维护、消防器材配备方面,都做得很到位。

然而,在该公司下属的调压站,暗查人员发现了不少问题。如东北中中压调压站与周边在建工程距离太近,放散管被设置在了顶棚之内。按照规范,放散管要探出屋顶1.5以上。位于石家庄市建明小区内的中低压调压站建成时间较长,防雷设施已有锈蚀,避雷带也严重变形。

查应急响应,还是暗查的“重头戏”。这次的地点选在建明小区的中低压调压站,模拟天然气管道破裂发生大量泄漏的情况。石家庄新奥燃气有限公司的响应速度很快,抢修人员同样仅用了18分钟,就到达现场。

抢修人员不仅来得快,到了现场后,还很有紧迫感,一切都按规范有条不紊地进行。但是,暗查人员有意给抢修人员“下了套”。王树成特意让记者带着不防爆的摄像机,闯入警戒区拍摄,但自始至终没有人上前阻止。抢修人员对此的解释是:“我们觉得记者是跟着领导来的,不好意思拦。”

杜国利和赵泽生却遭遇了“公事公办”。两人因在前一站检查基础资料来晚了,到达现场时被警戒线之外一名负责流动巡查的抢修人员拦下了,说什么也不让他俩进入警戒区。

暗查人员建议该公司今后在警戒范围内预留一个出入口,方便抢修人员和抢修设备进出;抢修人员下深基坑和闸井时,应该配备硫化氢检测装置和安全绳。

“就得把演练当作实战来看待,不管是谁,只要违反了抢修现场规定,你们都要坚决劝离,决不能受外界因素干扰。”刘贺明在现场点评时说,“我们乘坐飞机时,每次都会看到安全教育视频,我们干安全也要这样,说和做都要不厌其烦。” (本报记者    )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责任编辑:网站管理员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