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专题 > 2018 > 2018安全月万里行 > 曝光台
2018年06月08日 来源:中国应急管理报 打印 字体:【

河南栾川县一尾矿库两位分包领导公示电话同时出“状况”

一个非此人 一个无人接

本报讯 记者赵鹏璞 郭义伟报道 一尾矿库公示的两位分包领导电话,竟然同时出“状况”——县领导电话号码不对,镇领导电话无人接听。65,应急管理部“安全生产月”明察暗访组在河南省栾川县暗访时,发现了这一问题。

“县分包领导——县委党校常务副校长王宪君,打一下他的电话。”当日1736分,栾川县陶湾镇,在写着“打磨沟尾矿库居民疏散撤离路线及尾矿库监管责任一览表”公示牌前,暗访人员拿出手机,拨打了王宪君的电话号码。

“你好,是王宪君吗?”

“打错了。”对方只说了三个字,便挂断了电话。

暗访组拿到的资料显示,栾川县共有尾矿库278座,其中151座是安全生产领域监管库。今年5月,该县安委会下发《关于明确2018年尾矿库安全管理分包责任人的通知》,明确了各尾矿库企业负责人或责任单位、包库县领导、包库乡镇领导、驻库安全员、村级责任人、安全网格员的名单。眼前的这张公示牌上,清楚标明了打磨沟尾矿库各级安全监管责任人的姓名和电话。但此刻,县分包领导王宪君的电话,被挂断了。

考虑到或许是因为自己手机号码的归属地为北京,对方可能当成了广告电话,暗访人员请随行的河南省安监局的同志再次拨打该号码。

电话很快接通了,这次对方明确表示,他不是王宪君。

这时,栾川县安监局局长侯光才拿出了手机,在通讯录里查找王宪君的电话号码。然而却发现,这个号码和公示牌上的完全不同。

这次电话顺利接通,对方确认是自己王宪君,并表示他分包的尾矿库的确是打磨沟尾矿库,但尾号4089的电话号码并不是他的。

显然,公示牌上的电话号码是错的。暗访组要求该尾矿库所属的栾川县瑞达矿业有限公司负责人对公示牌进行更正,并决定再拨打镇分包领导——副镇长杨凌博的电话号码试试。

但在场众人用不同归属地的手机号码拨打,均无人接听。

于是,暗访组拨打了镇政府值班电话号码,这在牌子上也有标明,而且标明了两个电话号码。暗访人员拨打尾号0003的电话号码时为占线,拨打尾号0410的电话号码时才接通。对方表示为镇政府企业办人员,暗访人员说明了来意,对方表示将通知副镇长杨凌博,并请他回电话。

当日185分,杨凌博回了电话。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责任编辑:田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