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专栏 > 2017热点专题 > 2017全国安全生产大检查 > 督导督查 > 正文

国务院安委会综合督查组深入各地区查问题隐患(二)

2017年10月13日来源:总局安全生产大检查办公室
字体:【打印分享到

9月份以来,国务院安委会综合督查组深入各地区,查出了部分地区安全生产和大检查工作存在的突出问题和薄弱环节。

2综合督查组在贵州省发现,部分地区、企业对安全生产标准化认识不足,工作开展不到位,抽查的多数企业存在安全生产标准化职责不清等问题。遵义县泮水镇兴安煤矿安全生产标准化严重滑坡。

3综合督查组在安徽省发现,部分企业隐患整改不及时、不彻底,安徽省合肥金红叶纸业有限公司在8月、9月的多次检查中均发现物料堆放堵住安全通道问题,同类隐患屡改屡犯;个别事故追责处理不到位,如安徽省淮北市淮北国购广场地下停车场“717”事故调查报告中,只追究了施工方责任,未追究承租方责任。

4综合督查组在湖北省发现,部分重点领域安全监管力度不够。湖北省地铁建设施工点多面广,安全管理水平参差不齐;全省小煤矿关闭退出时间紧、任务重,监管难度不断增大;部分地区农村自住房建设领域存在安全监管空白。

8综合督查组在督查时发现,新疆维吾尔自治区落实“五个一批”不严格,部分重点行业领域重大隐患整改不到位,存在非法违法生产建设行为。自治区有19处煤矿没有取得采矿许可证,未经核准的建设项目17处,其中自治区政府安排临时生产21处。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监管执法失之于宽、失之于软。天隆镍业有限公司采矿许可证、安全生产许可证均已过期,但仍违法组织生产。

9综合督查组在广东省发现,有些部门和企业大检查重点不突出。一些部门下达整改指令多,执行力度弱,跟踪检查不到位,未形成完善的隐患整改闭环机制;一些企业负责人对存在的安全风险认知不到位,一些重大隐患未及时发现和解决。

10综合督查组在云南省发现,部分单位安全生产大检查不够深入,文山州工信委未制定煤矿大检查实施方案,砚山县、丘北县还未对煤矿大检查情况开展督导。安全执法力度和水平有待进一步提高。云南省7月份以来发生的多起事故,只有少数完成结案,且个别事故调查处理轻描淡写、不疼不痒,难以对违法违规行为形成有力震慑。

11综合督查组在辽宁省发现,个别事故未严肃查处,未能汲取事故教训。辽阳市文圣区调查辽阳叠石桥家纺城有限公司“711”高处坠落事故(造成1人死亡、1人受伤),仅简单将死亡和受伤人员认定为事故主要责任人,未严查相关企业安全管理不到位的责任。

12综合督查组在河南省发现,该省落实“五个一批”力度不够,部分市、县打击惩处严重违法违规行为、暂扣吊销执照、联合惩戒失信企业、问责曝光工作不力,相关情况“零报告”。

13综合督查组在湖南省发现,该省存在“上紧下松”“政府热企业冷”现象。武冈市917日才出台燃气行业安全生产大检查实施方案,工作严重滞后;湘潭市住建局印发多项专项整治通知或方案,但督查未发现专项整治工作的具体开展情况。

14综合督查组在广西自治区发现,一些企业自查自改不到位、不彻底,个别事故调查处理不规范。广西田东新特化工公司压力表、南宁中燃城市燃气公司可燃性气体报警器未按规定检定,有的无检定。广西自治区柳州市商泰机械公司“827”事故(造成1人死亡)中,事故企业仅提出并开始整改安全隐患,就被允许恢复生产。

16综合督查组在江西省发现,被抽查的4个市、10个县(区)均存在政府层面问题未整改完成的情况。其中有3个县(区)依法关闭取缔企业数量为零,1个市和5个县(区)联合惩戒失信企业数量“零报告”。

19综合督查组在吉林省发现,该省存在“上紧下松”“政热企冷”现象,个别部门还没有进入检查督查阶段,有的部门没有制定或执行隐患清单制、台账制,该上限处罚的没有上限处罚等,“四个一律”执行有差距。

20综合督查组在宁夏自治区发现,部分地区存在执法、处罚、曝光、整改弱化等问题,影响安全监管执法效果。固原市强力燃气有限公司与周边企业、居民小区安全距离不足,存在重大安全风险和隐患,应当关闭而尚未关闭。

21综合督查组在西藏自治区发现,部分企业安全投入不足,基础设施建设不到位,仍存在违法违规生产行为。康马县兴达加气站液化气储存和装卸场所未按照规定进行安全评价,没有安全设施设计。

22综合督查组在四川省发现,部分单位对大检查以来发现的违法违规行为未实施严厉惩处;对大检查期间发生的事故不仅未能严格处理,还以事故企业积极配合为由予以从轻处罚。内江市威远县西南水泥公司、乐山市兴联石灰石采石场等企业对国务院安委会巡查、有关部门明查暗访中发现的隐患问题治理不到位。

23综合督查组在甘肃省发现,部分地区问题隐患整改流于形式,致使一些问题隐患屡查不改,长期存在。张掖市辖区内312国道路段(与连霍高速相交处)一桥洞自2004年至今,因设计问题导致交通事故100多起,近200人伤亡,需尽快完成整改。

24综合督查组在海南省发现,部分企业自查自改和隐患整改工作有差距,海南银亚运输公司、三亚福山油田管道燃气公司自查自改清单,没有整改期限和资金项目,隐患整改“五落实”不到位。同时,海南省7月份以来,查出企业安全隐患100多条,只处罚过1次,重检查轻处罚现象突出。

26综合督查组在山东省发现,一些地方查出的一般隐患多、重大隐患少,如青岛市崂山区大检查期间查出隐患7890项,只有1项重大隐患。山东固德化工有限公司、潍坊乐星化学公司等企业自查自改不主动不认真,政府查到什么就整改什么,其他隐患或应付了事或蒙混过关。

27综合督查组在浙江省发现,部分企业大检查不深入,乐清市谷田烟花爆竹公司没有制定大检查工作方案,自查自纠不全面,产品流向信息化管理不落实。企业主体责任落实不到位,浙江嘉顿园艺工具公司私自启用已被市场监管局责令停止使用的单梁起重机。

28综合督查组在北京市发现,部分地方隐患排查雷声大雨点小,问题隐患整改不及时不彻底。通州区丰华铝业有限公司违规安装液化天然气储存罐,罐区与车间之间安全间距严重不足,存在安全隐患。

30综合督查组在河北省发现,有的地区和部门处罚偏轻,停产整顿、大额处罚较少,存在不会检查、查不出重大隐患、“四个一律”和“五个一批”落实不到位等问题。

责任编辑:刘森

国务院安委会综合督查组深入各地区查问题隐患(二)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