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好分内事,才能不出硬伤——随国家安全监管总局油气长输管道安全生产暗查组赴河北唐山、秦皇岛暗查见闻_国家安全监管总局
个人邮件
首页 > 热点专题 > 2013年热点专题 > 深入开展党群教实活动 > 暗访暗查 > 正文
做好分内事,才能不出硬伤——随国家安全监管总局油气长输管道安全生产暗查组赴河北唐山、秦皇岛暗查见闻
安全监管总局网站 2013/12/23 稿件来源:中国安全生产报
【字号 打印本页
 

秦皇岛站紧急停运(ESD)系统启动程序仅需七步完成。

    暗查组现场抽查两名站场工作人员穿戴呼吸器的情况,其中较快者仅用了130秒。

129下午2点,记者接到通知,国家安全监管总局将派组暗查油气长输管道生产安全,下午3点出发。

赶到总局,记者才得知,暗查组请来的专家吕连海也是中午才接到通知,暗查组由总局一司巡视员周彬带队,同行的还有一司主任科员梁成钢,再加上记者和总局网站的摄像人员、司机,总共六人。

直到上车出发,记者才得知,此次将要暗查的是中国石油北京天然气管道有限公司河北管理处下辖的两个分输清管站。河北省是京津地区石油天然气长输管道的主要途经地。目前全省共有石油天然气长输管道24条,成品油和液氨、液氯管道18条,总长4597公里。中国石油北京天然气管道有限公司主要负责陕京一线、陕京二线、陕京三线、永唐秦天然气长输管道和唐山LNG项目的建设与运营管理。2010年,北京天然气管道公司曾由于引压管泄漏,加上遭遇雷击,引发15号阀室爆炸。整改完成后,于当年11月通过验收。此次选它作为暗查点,也有检查其整改效果的意图。

第一站

唐山分输站

进站场先遇“麻烦” 小毛病不能忽视

唐山分输清管站是这次暗查的第一个目的地,位于唐山市丰润区石各庄镇的小麻各庄。到达唐山大约晚上6点,而小麻各庄的具体方位还没有查明。有人提议:“不如先找地方住下,再查询路线。”周彬却一口否决:“不,晚上是最容易放松警惕的时候,咱们夜查!”吕连海一听,也连连赞同:“这更好了,夜查才是真查!”

打开导航仪,出了高速路收费站,两次掉头寻找出口,又向当地住户问了两次路,终于找准了方向。“前面有两个探照灯,像是站场的样子。”“就是这儿了!唐山站!”

然而看起来,唐山站并没有人放松警惕。

一下车,暗访组正赶上唐山站站长牛金光打算出去抽查阀室。

唐山分输站位于永唐秦输气管道线路,原只接收秦皇岛方向的来气,向永清方向供气。今年新增了LNG(液化天然气)管线。然而,由于设备还处于试运行期,公司规定,每晚站长、副站长至少须有一人值守。

表明来意后,暗查组立刻被要求出示证件,验证身份。交身份证、登记信息、套上防静电服、关闭手机、未经许可不得使用任何电子设备,一系列安全检查和安全教育完成后,暗查组刚要进门,却被告知“一次只能进入三人”。一询问才知道,因为夜间值班人员少,站内只有站长和两名工作人员,为防止外人闯入、发生意外难以控制,公司规定了一次性准入人员数量的限制,超过三人,必须得到上级许可。没办法,暗查组只有等待工作人员汇报,得到许可后,一行五人方得以进入站场。

遭遇“麻烦”,吕连海反而觉得欣慰:“这就对了,他们要是不查我们,才说明有问题。”

更让周彬和吕连海没有想到的是,进入站场不过十几分钟,本应在秦皇岛市的河北管理处处长吴中林就赶到了现场。原来,因为11月中旬北京开始供暖,进入用气高峰期,管道行业又发生了“11·22”特别重大事故,为了确保管道安全和输气稳定,他从11月中旬开始就一直沿着管线巡查。当晚,他刚好巡查到唐山分输站附近,接到值班人员“非常规人员进站”的汇报,就立刻赶了过来。“这说明,他确实把工作做到了基层,没有干坐办公室!”吕连海告诉记者。

进入站场,暗查组直奔新投产的LNG管线区域。“气体流向标识还没有标上?”吕连海向站长牛金光问道。牛金光赶紧解释:“设备刚刚试运行,之后会补上标识。”“运行初期,正是职工对管线不熟悉的时候,阀门编号、介质流向一定要标清楚。”吕连海似乎找回了当年做安全员的审慎状态,展开“婆婆嘴”式的耐心嘱咐。

此时,一处落土端管道吸引了吕连海的注意,管道下端黑色的绝缘胶皮刚露出地面。“管道落土端的绝缘层应该有200毫米高,这几乎都与地面平行了。”他指着这处黄色管道说。

紧接着,他又向工作人员询问起水露点和管道运行温度的情况。听到二者都是10摄氏度左右的回答,他赶忙提醒:“现在水露点偏高,冬季要注意防冰堵。”工作人员指了指管道之间的注醇装置,介绍道,现在站内防冰堵的主要手段就是注醇,同时要求下游分输站将压力控制在3.5兆帕以下,降低水露点。

走进中控室,查看电脑上的站内调控系统,吕连海很快又发现了新的问题。“这处阀门,我在外面看到的编号是以‘4’开头的,怎么这里显示的是以‘1’开头?”“是施工的时候弄错了,您放心,我们尽快改!”牛金光向暗查组保证。吕连海告诉记者:“设备的编号一般有三个,一是图纸上的编号,二是现场设备编号,三是中控室编号。这三个编号必须统一,否则如果操作员不熟悉情况,操作失误,就容易出事。”

检查完硬件,为了检验分输站的应急能力,吕连海现场出题:“假设发现进气阀漏气,怎么处置?”

牛金光倒也毫不慌乱,对答迅速:“先关闭上下游阀门。我们这是两级截断,第一级失效,还可以关闭第二级。如果泄漏依然控制不了,则启动ESD(紧急停运)系统,紧急关断进出站阀门,站内管网自动放空。”

ESD系统启动不用提前汇报吗?”

“我们公司的ESD系统启动程序中有规定,站场人员可以先启动系统,再向北京调控中心、公司应急指挥中心和输气管理处上报。”

吕连海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

现场检查结束,暗查组还不忘查阅站内的档案材料。细心的吕连海看到,一份站外动火作业方案,封面上标明作业时间为“1191111”,唐山显然已进入冬季,而内部的注意事项中却赫然写着“天气炎热,注意防暑”。这说明,方案或多或少套用了模板,针对性不强。

周彬叮嘱吴中林和站场的工作人员:“虽然总体情况不错,但小毛病也不能忽视,很多隐患恰恰发生在细节的疏忽上。”

第二站

秦皇岛分输站

应急程序七步完成 专项整治提前部署

一行人从唐山分输站走出,已是将近午夜。第二天一早,由河北管理处处长吴中林带路,暗查组又奔赴秦皇岛分输站。在高速公路上奔驰了一个多小时,穿过尘土飞扬的城乡接合部,暗查组终于看到了“秦皇岛站”的标志牌。

一进站,向管道区环视了一周,吕连海就感觉到:“这个站比唐山站整洁,也许是由于唐山站还有管道处于施工试运行阶段的缘故”。

进场细查:消除人体静电的触摸球设置齐全;应急消防栓的月度检查卡上,检验人、检验时间标示清晰;压力表显示管道压力处于正常区间;分析室门外悬挂着“当心中毒”和“进入前强制通风”的警示牌,并标明可致中毒气体为硫化氢……一路上,周彬和吕连海频频点头表示满意。

走出管道区,周彬指着一行人刚刚通过的栅栏说:“设置栅栏这个办法好!一般在管道区和中控室之间只划一道黄线。设成栅栏,让人更明确哪里是危险区域,哪里是安全地带。”

在中控室,吕连海和梁成钢照例查看了站场的各类文件材料和规章制度。桌上立起的一张写着“秦皇岛站紧急停运(ESD)系统启动程序”的小牌子很快引起了梁成钢的注意。在这个牌子上,详细地列着站场人员发现天然气大量泄漏、着火、爆炸或地震时启动站内ESD系统,直至站内恢复生产前的操作程序,一共七步。(见右图)“看来,你们ESD系统的启动确实形成了固定程序。”梁成钢评价道。

在中控室外的墙上,还挂着放大的“应急处置程序卡”,从发现危险撤离现场,到执行应急恢复程序,同样仅有七步。此外,北京调控中心、公司应急指挥中心、河北输气管理处、相邻加气站、当地公安和消防等所需的联系电话也在程序卡上一一列明。看到这样的应急程序卡,梁成钢说:“仅需七步就可以完成,可以说非常高效实用。”

然而,河北处处长吴中林却对整个应急程序不那么满意:“一出事,企业就得给政府各个部门打电话,花费时间太多了。为什么政府不能设置一个专门的应急处理部门,由这个部门按照程序报告给公安、消防、交通、海务等部门?”这个设想,得到了暗查组人员的肯定。

尽管中控室看上去没什么问题,吕连海依然不太放心,又转身向配电室和发电室走去。打开配电室大门,记者看到,里面还有一扇小门,只有大约齐膝高。工作人员解释:“这是挡鼠板,防止老鼠跑进来破坏电机。”记者看到,在配电室墙上,醒目地悬挂着一排标明注意事项的警示牌:“必须持证上岗”、“按规程操作”、“当心触电”、“注意安全”、“禁止用水灭火”、“非工作人员勿动”。在发电室,吕连海轻轻擦拭发电机表面,没有一点灰尘。作为一个“老石油”,吕连海颇有些得意:“这就是石油工人的精神面貌!每天都有专人检查保养,作业场所一定是干净整洁的!”

配电室和发电室隔壁,则放置着UPS电源(不间断电源)。工作人员介绍,这组电源能够保证五个小时的供电,主要供给紧急状况下通讯和制动设备的用电。吕连海很满意:“一般UPS电源保证一小时就够用了,这里能保证五小时,加上还有柴油发电机,遇到紧急情况也不会出什么问题。”

正当暗查组即将结束检查时,周彬提起,125,国务院安委会下发紧急通知,要求开展油气输送管线等安全专项排查,提议基层工作人员认真学习。

让周彬没想到的是,秦皇岛站站长蒋学民当即表示,这份通知前一天已经组织过学习了,还留有学习照片和记录。蒋学民打开公司网站上转发这份通知的页面,告诉暗查组,他们每天都会关注公司发布的新通知,确保及时更新信息,跟上公司的部署。

据悉,早在国务院安委会的紧急通知下发之前,中石油北京天然气管道有限公司在123就下发了《生产安全和公共安全专项整治活动方案》,汲取中石化东黄输油管道泄漏爆炸事故教训,要求全面排查公司所辖管道、站场的事故隐患,将管道经过的高后果区、在建项目的外部安全防护距离、违章占压、应急预案等作为重点。这一举措更是得到了暗查组的一致肯定。

■企业声音

诉围墙之外难以保全

盼政府部门认真履责

暗查结束,得到肯定的河北处处长吴中林却并没有松一口气。

“站内的安全,我敢打包票,可是几百公里长的管线呢?”吴中林觉得,真正让他最费心思的,是“围墙之外”的部分。提起这部分的安全隐患,吴中林越说越急。

“永唐秦及唐山LNG管道途经的地区内,共计存在违章占压29处。”

“河北处管道穿越沟渠累计820条,两年来已累计完成管道沟渠穿越处保护施工400余处。因开挖沟渠和沟渠清淤造成断缆事故8次。”

“河北处按规定埋设地面标识共计1.4万个,平均近301个,丢失、破坏现象严重,每年都要增补400个左右。”

拿着这些数据,吴中林向暗查组反映:“虽说是我们管道先建成,但让我们负责,让我们拆迁、赔偿,10万、20万,我们也都认了。可现在的问题是,根本拆不过来!”吴中林介绍,一些老百姓甚至用板车拉着临建房,一处拆迁获赔,立刻可以搬到另一处。按吴中林的说法,“一个10万赔付出去,立刻有10个建起来”,就是他们面临的现状。

按照《石油天然气管道保护法》的规定,国务院能源主管部门、省级人民政府能源主管部门和设区的市级、县级人民政府指定的部门是管道保护主管部门。但河北输气管理处最近才知道河北省发展改革委员会是省政府管道保护主管部门,至今不知道市、县两级主管部门是谁。

更麻烦的是,管道上方不少地方是耕地。“人家是永久征地,我们是临时征地。”吴中林说出了管道企业面临的困境。原来,石油管道占地大多属于临时占地,需要开挖地面进行的管道铺设或维修一旦结束,占地也就随之结束。而设置在地面上的标识桩、警示牌、加密桩则经常被农民当做障碍物移走。吕连海补充说:“在过去,由于管道上方的农作物成熟相对提前,容易被麻雀破坏,还要每年给予农民一定赔偿。”

穿过河流的管道更是命途多舛。吴中林举例说,在抚宁县洋河饮马河河口,原本管道在河道内埋深5,目前只剩下1.5。眼看抚宁县水务局就要开展洋河清淤工程,计划上下游河道下切3.5,管道在河流冲刷线以上,一旦汛期水流冲刷,很容易造成管道断裂。

记者了解到,河北处管道穿越大中型河流22处,其中以开挖形式穿越永定河泛区滩地、双城河、滦河、青龙河、洋河,如今,这些地方的管道埋深均有不同程度的减少。

周彬对企业的难处表示理解,但同时指出,企业也要反思自身。在设计上、施工上,企业难免存在想省钱、想省事的情况。他回忆道:“我处理过一个案例。一段石油管道要通过一个地方,两侧都是高山,中间是村庄。管道就要从村民住家底下、从小学校门口穿过。这怎么行?困难再大,也得架到山上去!”“以后企业在前期规划上,一定要注意远离危险!”周彬反复叮嘱。(本报记者 麻倩昀)

做好分内事,才能不出硬伤——随国家安全监管总局油气长输管道安全生产暗查组赴河北唐山、秦皇岛暗查见闻
   相关链接
    责任编辑: 李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