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生产一天,就该确保安全一天”——随国家安监总局涉氨涉氯暗查组赴福建福州莆田暗查见闻_国家安全监管总局
个人邮件
首页 > 热点专题 > 2013年热点专题 > 深入开展党群教实活动 > 暗访暗查 > 正文
“只要生产一天,就该确保安全一天”——随国家安监总局涉氨涉氯暗查组赴福建福州莆田暗查见闻
安全监管总局网站 2013/11/25 稿件来源:中国安全生产报
【字号 打印本页
 

    后边及右边是居民区、酒楼,正中没有任何标识的建筑就是顺发冷冻厂。

    名成实业有限公司左侧的员工宿舍与右侧的制冷车间及液氨储罐距离很近。

福州永隆兴钛业科技有限公司液氯钢瓶随意摆放。

    琪宁精细化工有限公司现场设备生锈严重,电机外壳部分已经腐蚀透。

1169日,由国家安监总局监管四司司长刘云昌带队的涉氨涉氯暗查组对福建省福州市、莆田市的5家涉氨制冷企业及4家涉氯企业的安全生产工作进行了暗查。

9家企业都是暗查组经过多次开会研究精心挑选的,具有一定的典型性和代表性。经过检查,暗查组发现,这些企业均不同程度地存在隐患。其中,不少企业位于城市人员密集区,一旦发生事故,社会影响巨大。另外,根据福州市的要求,不少企业正在或已经完成向郊区或者工业园区的搬迁工作,老厂区没有开足马力生产,但是“很快就搬走了”的思想导致企业严重忽视安全问题、隐患重重。

暗查组建议福建省安监局对隐患严重、安全生产条件极其恶劣的顺发冷冻厂、福州永隆兴钛业科技有限公司和琪宁精细化工有限公司予以关闭,对于其他隐患及时整改到位。

涉氨制冷企业

隐患成堆视而不见

918,国务院安委会下发了《关于深入开展涉氨制冷企业液氨使用专项治理的通知》,定于9月至12月,在全国深入开展涉氨制冷企业液氨使用专项治理。通知列出了造成此类事故发生的八方面主要原因。

让暗查组感到震惊的是,以上八方面主要原因中涉及的问题,在5家暗查企业中都不同程度地存在,无论是大企业还是小企业、老企业还是新企业,其中有些企业存在的隐患让暗查组感到触目惊心。

117730分,暗查组准时出发,去检查名单上已经列出、位于福州市区的涉氨制冷企业。没想到,到910分,暗查组第五次扑空。名单列出的、准备检查的企业不是停产就是搬迁,直到925分暗查组才找到名单上列出的第六家企业——福州外贸食品冷冻厂。

要停产还在生产

隐患视而不见

福州外贸食品冷冻厂是一家老牌的外贸食品加工企业,曾为国有企业,1971年建厂,1986年生产。如今,这家企业也面临搬迁,老厂只是部分开工,目前只有80多名员工。

接待暗查组的是该企业办公室主任卞辉,他同时兼管老厂的安全生产管理工作。

暗查组发现,老厂区安全隐患比比皆是,在专家指出后,相关人员仍然没有太当回事。

该厂在制冷机房门口处搭建了一个值班人员休息室。暗查组专家杨一凡指出,这样做是很危险的,冷冻机房内的设备一旦泄漏,在休息室内的值班人员若恰巧睡着了,会在不知不觉中吸入氨气中毒。

此外,该企业安全生产管理制度和操作规程严重缺乏,仅有挂在机房操作间墙上的几个简单的操作规程。这些规程大多是10多年前制定的,上面落了厚厚的一层灰。记者还注意到,一张“消防灭火作战平面图”居然被倒着镶在了镜框里。

暗查组发现,该厂在冷库顶层设置了员工宿舍,在冷库2楼的速冻间外侧楼道内违规设置了加工间。杨一凡说,一旦氨气泄漏或者发生爆炸,在加工间内的工人将很难及时逃生。

另外,该厂还存在制冷设备严重老化,液氨储罐上方未设喷淋装置,制冷系统未设置监控报警系统、氨气浓度报警器,管线表面无介质名称等标识设置,应急物品未定期校验和维护,值班人员对部分设施使用不熟练,机房等部位缺乏淋洗器、洗眼器等卫生防护设施等一系列问题。

对于专家指出的这些问题,卞辉一再解释,这里是老厂区,很快就要停产了,新厂那边是按照高标准建设的,搬到新厂就好了。

对于他的这种解释,刘云昌特别强调指出,关停、搬迁企业,越到最后阶段越容易出问题,因此企业越到这个时候越要绷紧安全弦,不能有一点儿侥幸心理,“只要生产一天,就该确保安全一天”。

1120分,暗查组来到名成实业有限公司进行暗查。这家企业本不在名单内,是暗查组在路边看见后临时决定对其进行暗查的。据该公司经理介绍,该公司也面临搬迁问题。在该公司,暗查组发现了冷冻机房门口堆放易燃物(冷冻油桶),管线表面没有粘贴介质名称和流向等标识,管线及设备没有粘贴色标等问题。

该公司员工宿舍与液氨储罐及液氨冷冻机房之间的距离仅有5左右。员工宿舍有两层,阳台上还晾着不少衣服,显然住着不少人。据杨一凡介绍,按照《建筑设计防火规范》,甲、乙类厂房距离民用住宅不得少于25。暗查组不由得替住在这里的人捏把汗,要求该公司妥善解决员工住宿问题。

离开这家公司前,暗查组又发现了一个问题——该公司在冷冻机房旁的一间屋子里居然随意搁置液氯储罐。对此,这位经理解释说,这间屋子曾出租给一家食品公司,目前食品公司已经搬走。暗查人员责令,尽快将液氯储罐搬离此地。

嘴里说重视安全

奈何做法相去甚远

117,吃完午饭后,暗查组没有耽搁,立即前往莆田市涵江区顺发冷冻厂进行暗查。

这家企业隐藏在酒店和居民楼里,从街面上很难发现。在一番详细检查后,暗查组认为,从总体上看,该厂无论在硬件还是软件方面都与一家合格的企业相去甚远。

硬件方面。该厂办公室极其陈旧混乱,生活物品和办公物品混杂在一起。设备相当陈旧,室外贮氨器未设遮阳设施,氨冷系统未设置监控报警系统、氨气浓度报警器、事故排风机连锁装置,没有淋洗器、洗眼器等卫生防护设施。

软件方面。该厂几乎没有安全生产管理制度和操作规程。特种作业人员上岗证提供不出来,员工三级安全教育资料性文件、隐患排查治理记录、事故应急管理、设备管理运行归档资料等一切皆无。设备管理也很简单:管线外保温层结霜现象严重,冷库外未设置氨警示标识,机房操作通道狭窄,缺乏安全标识,厂区内显著位置未设风向标等。

对此,该厂厂长林光坤不以为然,他认为自己的设备没问题,“大连机床厂生产的,质量很好”,而且他还认为,自己很重视安全,每年都请有关部门对设备进行安全检测。他出示了部分检测报告。

看到这些检测报告,暗查人员感到很气愤:该厂的设备明显不符合安全要求,但是检测报告却显示年年“合格”。

更严重的问题在于,该厂冷库及制冷机房两侧紧邻高层民宅,贮氨器与居民楼后窗直线距离在3左右,防火间距严重不足。专家指出这个问题后,林光坤也觉得很委屈:“我们这个厂有十几年了,这些居民楼都是后建的,我能有什么办法?”

同顺发冷冻厂相似,涵江兴业冷冻厂也是一家有着较长历史的冷冻加工企业。由于城市的发展,该厂也存在“被包围”的问题。从楼顶天台上往下看,该企业是“三面围厂”:右边是与皮革厂共用的临时建筑,正前方是皮革厂的污水处理池,左边是一个建筑工地的临时建筑。这些建筑或设施与该厂厂房直接相连,中间没有一丝缝隙。暗查组指出,在这种情况下,一旦发生火灾,消防车根本无法靠近救援。

涵江兴业冷冻厂负责人声称很重视安全生产工作,但是不知道要开展涉氨制冷企业安全自查自改工作,特种作业上岗证找了半天也未找到。该厂的安全管理制度和操作规程不完善、不具体,在设备管理、安全装置配备等方面都存在不少问题。

福清市福清伟龙食品有限公司是一家中外合资食品加工企业,建成时间不长,已经开始试生产。虽然是按照高标准建设的企业,暗查组发现该企业也存在不少问题。该企业工作人员表示,企业刚建成不久,所以可能还存在一些问题。对此,刘云昌指出,既然已经试生产,就不应该出现这些问题。

刘云昌告诉记者,涉氨制冷企业多为食品加工、储存企业,而食品加工企业的特点之一就是人员密集。这类企业一旦发生事故,社会影响大,因此必须予以高度重视。

涉氯企业

问题林林总总超乎预料

118,按照计划安排,暗查组对福州市及周边地区的4家涉氯企业进行了暗查。这些企业包含了液氯生产和使用企业。在暗查组专家郭振清看来,液氯是比液氨更加危险的物质,储存5吨以上即为重大危险源,对其安全管理企业更应高度重视。但是从暗查组的暗查结果看,情况非常不乐观,其中很多问题让人出乎意料。例如,作为企业基本要求的介质色标问题,4家企业中居然没有1家标对,按照标准应该为草绿色,但是有的标成了黄色,有的标成了红色。

老国企新建

漏洞亟待填补

1188时,暗查组出发赶往福建东南电化股份有限公司。该公司是1958年建厂的老国企,原址位于福州市区,现已整体搬迁到福州市福清市江阴工业集中区。江阴工业集中区是福州市重点建设的工业园区,目前还未建完,但是从外表看起来这里管理严格、设备先进。据东南电化股份有限公司HSE部工作人员介绍,该公司一向高度重视安全生产工作,搬到新址前,该公司光在员工培训方面就用了2年时间。对于安全投入,该公司也有更高要求,例如新厂有些装置的安全环保投入已经达到了总投资的三分之一。

但是通过深入厂区的检查,暗查组发现这里也有一些问题。

由于还未建设完成,该公司厂区现场管理还有些杂乱,液氯工序氯气液化厂房内堆满了制冷剂(氟利昂)钢瓶,还有两只冷冻油桶。另外,该公司的液氯储槽罐区无围堰,储槽液位计未选用磁翻板液位计,液氯包装厂房内无事故氯吸收管接口和连接软管。

此外,郭振清发现,作为一家具有悠久历史的国有大型企业,该公司居然犯了一些低级错误:该公司为安全生产标准化二级企业,但是其对照的标准有一些已经过期;氯气管道色标按照标准应该是草绿色,但该公司现场氯气管道涂的却是黄色。他认为,该公司新厂装置较新,本质安全水平和人员素质相对较高,但是对暴露出的问题也应予以重视,及时整改。

“明白人”办企业

隐患遍地视而不见

“琪宁精细化工有限公司”这个名字听起来比较响亮,但是非常难找。暗查组转了很久才发现这家隐藏在居民区的化工企业。

一开始,该公司主要负责人不在,一名工作人员带领暗查组查看该公司的生产车间。一路走来,暗查组触目惊心:现场物品杂乱,液氯钢瓶重瓶和空瓶混放在一起,现场无标识;氯气输送管道无压力自控装置,无止回阀;液氯钢瓶使用时无在线地衡检测;三氯化铁结晶和包装车间无洗眼器;现场设备生锈严重,电机外壳部分甚至已腐蚀透;用电极不规范,配电箱溅水潮湿,电线乱拉乱接现象严重。

同东南电化股份有限公司一样,该公司氯气管道色标也标错了,成了红色。

如果说该公司“步步惊心”的生产现场让暗查组感到震惊,该公司负责人更是让暗查组人员感慨“想不到”。这位名叫郑德浩的公司负责人自称是化工专业毕业的,在化工生产方面是个不折不扣的“明白人”。

对于暗查组发现的这些问题,郑德浩一再和暗查组辩解,“企业很快就要搬到工业园区了,这边很快就停产了,所以管理上出现了松懈”。他说:“我是搞化工的,哪里有危险我自己很清楚。”

暗查组认为,根据现场检查结果,郑德浩虽然明白危险在哪里,但是他显然没有采取措施予以消除。另外,该公司危险化学品重大危险源和应急预案均没有备案,危险化学品生产单位登记证已于今年4月到期,特种作业人员操作证也已过期。虽为安全生产标准化三级企业,但是危险化学品安全生产法规标准识别和获取滞后,不少法规标准已失效。

与该公司一样问题重重的还有福州永隆兴钛业科技有限公司。该公司现场氯气浓度监测报警仪无定期检验标识;输送氯气管道无保温措施,腐蚀结冰现象严重,管架严重腐蚀;现场特种作业人员未经培训,无证上岗;氯气管道未按标准规范涂色;应急救护器材管理不善,使用不熟练;重大危险源没有进行辨识评估和备案……

暗查组了解到,该公司居然是安全生产标准化三级企业,但是安全管理人员对有关安全管理方面的法律法规、标准要求等掌握不熟。

水厂表里两重天

风景怡人暗藏隐患

福州市自来水有限公司城门水厂是暗查组此次暗查的最后一站。该厂厂区风景怡人,看起来井然有序,但是细看之下却问题重重,其中很多问题还很严重。

该厂的液氯钢瓶虽然有专门的存放区域,但是没有划分重瓶区和空瓶区,且现场无标识;现场氯气浓度监测报警仪数量不够;氯气车间外面无氯气危害周知卡。

在该厂值班室,暗查组现场检查值班人员对防护面具的使用情况。结果,一位在这里工作了十几年的女员工拿起防护面具掂量了半天,既不会安装,也不会正确佩戴。刘云昌由此质疑该厂没有组织过相关培训。这位女员工很不好意思地说:“培训过,当时以为只要做做样子就可以了。”

该厂储存的液氯已经超过5吨,属重大危险源,按规定应到安监部门备案。当暗查组提出检查相关文件资料时,工作人员一脸茫然地说:“我们已经到公安部门备案了,不知道您说的是不是这个。”

对此,专家只好说明,在公安部门备案的是危险化学品道路运输许可证,和重大危险源备案根本不是一回事。

刘云昌认为,从暗查的情况看,福州市及周边地区涉氨制冷企业及涉氯企业安全生产状况堪忧,跟党中央国务院提出的打造升级版的企业要求距离尚远。此次查出的问题有企业管理方面的,特别是不少中小企业安全基础管理薄弱,也有行业管理方面的,同时反映出政府及有关部门在行业规划、政策引导及服务指导方面做得还不够。因此,各地根据国务院安委会《关于深入开展涉氨制冷企业液氨使用专项治理的通知》的要求,对涉氨制冷企业液氨使用情况全面开展大检查、大治理,实现安全培训全覆盖、安全隐患排查治理全覆盖、治理检查全覆盖,取缔关闭一批不具备安全生产基本条件的非法违法企业,治理整改一批液氨使用存在安全隐患的企业,提升一批安全管理基础较好的企业,是非常有必要的。(本报记者 范荣义)

“只要生产一天,就该确保安全一天”——随国家安监总局涉氨涉氯暗查组赴福建福州莆田暗查见闻
   相关链接
    责任编辑: 李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