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一个地方看了能让人放心”——随国家安全监管总局烟花爆竹暗查组赴陕西渭南暗查见闻_国家安全监管总局
个人邮件
首页 > 热点专题 > 2013年热点专题 > 深入开展党群教实活动 > 暗访暗查 > 正文
“没有一个地方看了能让人放心”——随国家安全监管总局烟花爆竹暗查组赴陕西渭南暗查见闻
安全监管总局网站 2013/10/17 稿件来源:中国安全生产报
【字号 打印本页
 

大唐焰火艺术有限公司工房内违规超高的礼花外壳

冒牌生产湖南、江西等地烟花爆竹现象普遍

烟花爆竹零售店旁边有人在切割钢材

930102,国家安全监管总局派出暗查组,按照“四不两直”要求,前往陕西省渭南市,检查当地烟花爆竹生产、销售环节的安全生产情况。

在渭南市蒲城、富平两县的5个乡镇,暗查组先后抽查了15家烟花爆竹生产企业、蒲城县兴镇的烟花爆竹销售“一条街”、富平县县城的烟花爆竹零售店等单位。尽管大多数被查企业、单位正处于停工停产状态,但暗查组仍查出了各类较大隐患和问题近50项,有些隐患和问题明显属长期存在,令人触目惊心。

当暗查组当面指出隐患和问题的严重性后,一些企业负责人和当地个别安全监管人员仍不以为然,以各种理由辩解。带队的安全监管三司司长王浩水在暗查中不时感叹,“没有一个地方看了能让人放心”。

企业生产管理混乱不堪

抽查的烟花爆竹生产企业普遍存在安全生产管理混乱、违法违规组织生产等重大隐患,且问题惊人相似。

违规生产超量存储

蒲城县神州花炮有限公司是当地一家三级标准化企业。在该企业的一间办公室墙上,悬挂了不少奖状、证书;一名企业负责人带暗查组进入生产区,一进大门马上把手机关掉了;生产区内的避雷设施、防静电设施一应俱全,库房外墙上刷着醒目的蓝漆,处处可见安全提示。看起来,这是一家很正规的企业。

然而,暗查组仔细一查,各种隐患和问题就纷纷现形了。随意打开一间仓库,就见到码放的烟花爆竹严重超高、随意放置,有的超过了两人高,顶部摇摇欲坠。大多数成品只用灰色牛皮纸进行简单包装,无任何文字标识。

今年6月,国家安全监管总局在该企业督导调研时曾发现,该企业存在工房、库房超量存储,工房布局混乱,成品库内存有超规格成品等问题,现场责成地方安监部门暂扣其安全生产许可证,进行整改。但3个月过去了,这些问题仍然不同程度存在。

该企业未批准复产,但暗查组在仓库内随意打开一成品包装,赫然发现生产日期为今年6月。企业负责人辩称,这是少数产品标生产日期时标错了,是以前生产的,卖不出去所以堆放在这里。暗查组又随意打开几件成品包装,发现上面的生产日期竟为今年9月。企业负责人哑口无言了。

我国新修订的《烟花爆竹安全与质量》(GB10631-2013)于今年31日开始施行,对个人燃放类产品作出严格规定,其中组合烟花单筒内径要小于3厘米,高度不大于30厘米。但暗查组发现,蒲城、富平两县许多企业仍在生产内径、高度超过规定的组合烟花及不允许个人燃放的“开天雷”等产品,成品库房、工房内存有大量超标成品、半成品。

蒲城大唐焰火艺术有限公司的生产车间、中转库和成品库内,绝大多数都是违规超高的50厘米成品、半成品。

设计布局先天不足

蒲城县一名安监人员称,当地烟花爆竹行业虽然已有几百年历史,但长期为家庭作坊式生产。2005年之后,这一行业才引起当地重视,有了初步发展。大多数企业为当地农民投资兴建,资金多来自企业主自筹和民间借款。一哄而上的办厂思路和资金匮乏,导致多数生产企业缺乏规范的工厂设计,工厂布局、工房等级与相关国家标准存在较大的差异,先天不足,存在严重的安全隐患。暗查发现,当地企业普遍存在“三库”(成品总库、药物总库、中转库)不足,生产线上用料超量等问题。

在蒲城县大唐焰火艺术有限公司等企业,暗查组根据其生产用药量、工房设置等情况,进行了简单推算,得出其“三库”远远不足的结论。在富平县超源花炮有限责任公司,生产工房与中转库、插引工房之间的安全距离严重不足。

很多企业涉药重点部位的防护屏障、防爆墙体等安全设施不符合标准要求。蒲城县神州花炮有限公司的混药工房在今年68日曾发生过爆炸,导致工房被毁。暗查组抵达该企业时,新的混药工房已经重建。按要求,此工房前的防爆墙应为钢筋混凝土结构。在暗查组再三追问下,企业负责人才说出实情:事故中被毁的那堵墙和重建的墙,均为普通砖墙,根本不具备防爆能力。在蒲城獒园花炮有限公司等企业,也存在防爆墙不防爆等问题。

在大多数生产企业,均养有凶猛的藏獒等大型犬。一企业负责人解释,这是因为企业的围墙较简陋,且监控设施没有跟上,所以晚上的安全守护就靠这些狗了。

生产厂区无人值守

由于烟花爆竹生产企业内存放有各种易燃易爆原料、半成品和成品,因此,平时及节假日期间的安全值守工作十分重要。

国家安全监管总局今年出台的《烟花爆竹企业保障生产安全十条规定》就明确要求:“必须落实领导值班和职工进出厂登记制度。”然而,蒲城县相关企业无人值守现象相当普遍,暗查组多次遭遇“铁将军把门”。

在蒲城县金信花炮有限责任公司,办公区、生产区均无人值守。暗查组抵达该企业后,当地安监人员电话通知企业有关人员赶到现场。然而,从1730分直到18时许,半个多小时过去,仍无人抵达现场,暗查组只好驱车离开。

在蒲城县兴南烟花药料厂,暗查组也遭遇了类似的一幕。据了解,这家企业安全生产纪录并不好,近年来曾多次发生伤亡事故。当地一些群众也屡屡向有关部门反映该企业存在的问题。

暗查组到达该企业时,厂区铁栅栏门紧锁,一名中年男子被反锁在里面。暗查组表明身份后,要求其打开厂门。但这名男子称,自己只负责厂区内的除草等工作,手上没有钥匙,要想进门只能找老板,但老板现在在河北省。

随后赶来的县安监部门工作人员与企业主多次电话沟通后,仍未能打开厂门。

企业管理人员素质堪忧

据富平县有关部门测算,建成一家烟花爆竹企业需投资约20万元,但生产利润高达30%,预计2年内就可以收回成本。这导致当地政府将此行业当成了富民产业,予以扶持。

富平、蒲城两县均为农业县,烟花爆竹行业的多数从业人员为农民。一方面,一线工人的文化程度普遍较低,没有经过系统的专业培训,违章操作时有发生。这些工人多为当地老人和妇女,农闲时节进厂生产,实行计件工资制,流动性极大。另一方面,企业主自身缺乏现代企业管理素质,对企业发展缺乏长远规划,不重视安全管理和安全培训教育。这些都导致企业管理混乱,外壳是企业,骨子里仍是家庭作坊式生产,埋下了极大隐患。

近年来,当地烟花爆竹企业纷纷从江西、湖南等地招聘人员,充任本企业的生产技术人员。

由于两县的烟花爆竹企业规模小、分布散、效益不高,技术人员的工资并不稳定。富平秦瑞烟花爆竹制造有限责任公司的一名技术员自称来自湖南醲陵,每月的工资底薪为1800元,其他的收入按提成方式领取。

暗查还发现,许多企业负责人及管理人员缺乏烟花爆竹安全专业知识,安全管理水平低。面对暗查组的提问,富平秦瑞烟花爆竹制造有限责任公司分管安全生产的负责人对生产工艺流程一知半解,要么支支吾吾,要么闭口不言。

在蒲城大唐焰火艺术有限公司,其分管生产的负责人更是一问三不知。问相关文件在哪儿,他答不知道;问《烟花爆竹企业保障生产安全十条规定》的相关内容,他一句也答不上来;问其身份,他顾左右而言他。再三追问下,他自称是跑腿的。当地县政府负责人责令其必须说明身份时,他才说自己是分管生产的负责人。王浩水告诫这名企业负责人:“你真是不要再干了,你要是再干,将来把你自己搭进去,也把你老板搭进去了。”

政府安全监管有待加强

烟花爆竹已经在当地形成了一个产业链条,但还存在不少监管空白地带,亟待当地政府加大监管力度,努力提升监管质量。

产品冒牌现象严重

在蒲城、富平两县,如果只看烟花爆竹生产企业仓库和销售点的产品标识和品牌,很可能会让人产生错觉:这是不是在湖南?因为烟花爆竹成品,绝大多数标称产自湖南醲陵、浏阳等地。还有不少企业的成品包装上无流向登记标签,明显违规。

在蒲城獒园花炮有限公司,暗查组发现了十几个未使用的纸箱,上面标称“浏阳花炮”,产地为浏阳市某企业。该企业负责人竟然解释,这是他前几天在路上捡到的。

针对仓库内存放的湖南烟花爆竹产品,大唐焰火艺术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解释,这是与湖南相关企业进行合作生产的。暗查组追问,是技术合作,还是合股生产?企业负责人就开始答非所问了。

在富平县丰收花炮有限责任公司,暗查组成员、国家安全监管总局安全监管三司副司长刘幼珍问企业负责人:“老板,你这儿怎么全是浏阳产品呢?”这名企业负责人竟然回答:“人家要这个商标。”

在富平县瑞庆烟花制造有限责任公司,暗查组也发现了不少“产自”湖南的烟花爆竹。一开始,企业负责人称,这是其他企业寄存在这里的几箱成品。但随机打开几箱成品后,发现都是“湖南制造”。暗查组向企业负责人提出,看看这些产品的合格证。企业负责人称,在产品包装箱内有产品合格证。连续打开几箱后,暗查组均未发现所谓的产品合格证。

销售场所前店后宅

烟花爆竹是易燃易爆危险品。我国法律明确规定,烟花爆竹经营场所严禁和居民居住场所建在一起,且零售点之间至少应保持50的距离。但是暗查组在检查中发现,渭南市的蒲城、富平两县都没有严格按照这一标准执行。

在富平县县城,很多烟花爆竹零售店直接建在居民楼下面,而且很多还与使用明火的饭店相邻,没有任何安全距离。有2家烟花爆竹零售店的距离不到15,中间还夹有2家小吃店。

蒲城县兴镇建有烟花爆竹销售“一条街”。街上,众多烟花爆竹零售店一个挨着一个,大多数为前店后宅,店内摆放着大量不允许个人燃放的超标产品,且超量、超高存放。有的零售店与机械加工维修店(有电焊、切割等作业)相邻,有一零售店内存有氧气瓶。有的门店当街为大玻璃窗,紧挨着玻璃堆满了烟花爆竹。一旦发生事故,后果不堪设想,极可能是火烧连营、群死群伤。

许多零售店还悬挂着承揽“批发”和“焰火燃放”业务的招牌。

经询问、检查,这些零售店本身并无相关资质。关于“焰火燃放”业务,一些店主解释为,可以帮助联系专业焰火燃放人员。

■相关链接

为何暗查渭南?

陕西省渭南市是国内烟花爆竹的主产区之一。据统计,目前陕西省有烟花爆竹生产企业近160家,主要分布在7个设区市的18个县(市、区),生产从业人员约1.5万人。2012年产值约15亿元。2010年至2012年间,陕西省均有烟花爆竹生产经营事故发生。在渭南市蒲城和富平两县有烟花爆竹生产企业130多家。

在今年6月初国家安全监管总局督导调研、7月初公安部治爆缉枪暗查、8月初国家安全监管总局的督查中,屡屡发现蒲城等地烟花爆竹企业存在着“三超一改”、规划选址不当、企业布局不合理、设计及管理不规范和地方政府“打非治违”不力等问题。

蒲城等地烟花爆竹企业销售环节管理也极为混乱,多次被河南、陕西等地公安交管部门查处,甚至发生过爆炸事故。今年21日,连霍高速公路河南三门峡义昌大桥发生重大烟花爆竹运输爆炸事故,致大桥坍塌、车辆坠落,造成139伤,直接经济损失7632万元,事发货车始发地为蒲城县。今年422日,河南省公安厅高速交警总队在京港澳高速公路豫冀收费站查获1辆非法运输烟花爆竹车辆,发货方为蒲城县。920,陕西省西安市交警支队高速大队查获1辆非法运输烟花爆竹的面包车,发货地点也是蒲城县。

国家安全监管总局曾就“4·22”非法运输案件发出通报,要求各地强化烟花爆竹流通过程安全管理。今年9月,公安部、中央综治办、工业和信息化部、交通运输部、国家安全监管总局在部署危爆物品安全大检查大整治时,要求对陕西等10个重点省份进行重点整治。

 (本报记者 杨金中)

随国家安全监管总局烟花爆竹暗查组赴陕西渭南暗查见闻
   相关链接
    责任编辑: 李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