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事故不断的根源所在”——随国家安全监管总局非煤矿山暗查组赴山东烟台威海暗查见闻_国家安全监管总局
个人邮件
首页 > 热点专题 > 2013年热点专题 > 深入开展党群教实活动 > 暗访暗查 > 正文
“这是事故不断的根源所在”——随国家安全监管总局非煤矿山暗查组赴山东烟台威海暗查见闻
安全监管总局网站 2013/09/19 稿件来源:中国安全生产报
【字号 打印本页
 

通风机架在了主井井口的井架上

提升系统没有任何防坠保护措施

风井被石头墙围了起来,井口上方加了遮盖物

安全出口已经无法打开

2013523,山东济南章丘市一粘土矿透水,9人死亡、1人下落不明;2012315,山东济钢集团石门铁矿基建矿井罐笼坠落,13人死亡;2011710,山东潍坊昌邑正东矿业公司透水,23人死亡;201086,山东烟台招远市玲南矿业公司电缆起火引发火灾,16人死亡。

2010年以来,山东省连续4年发生非煤矿山重大事故。

正因为如此,国家安全监管总局第五批(非煤矿山)暗查组,将目标锁定山东省,侧重点是2012年发生5起非煤矿山事故、死亡8人的烟台市的小型矿山企业,再随机抽查一些其他相关企业。

91一早,暗查组由北京出发,中午到达烟台,在路边简单吃过午饭后直奔暗查现场。随着工作的推进,暗查组发现,情况很复杂、很严重。为此,暗查组一再临时调整工作重点、扩大范围。

关闭矿井井架依旧耸立

停产整顿小选厂加工忙

91下午,由国家安全监管总局监管一司副司长周彬带队的第五批(非煤矿山)暗查组,按计划前往曾经发生过事故、已被关闭的烟台市牟平区水道镇牟金矿业有限公司岔河项目部检查。

矿井看不到人却在排水

为了工作方便,暗查组成员、总局监管一司综合处处长刘瑾,先用电子地图查找了岔河项目部的位置。

即使这样,到了水道镇,一行人还是找不到要去的矿井。这里小矿很多,门口大多没有挂牌,在一片片农田和果园的掩映之下,很难查找。在几次停车向路人打听后,暗查组大致确认了岔河项目部的位置(实际是已废弃的岔河探矿井)。

虽说已经停产,这里的井架依然高高耸立;井口外的围墙只有三面,人员可随意进出;从井下伸出的一根塑料管正向外排水;旁边的小屋里有床铺,挂着衣裤。

井口处吊着的罐笼已经锈蚀得很厉害。周彬还发现,提罐笼的绳子处于紧绷状态。这让他很担心,这样的罐笼还在使用?

小选厂许可证被暂扣却开工

在检查岔河探矿井的过程中,巨大的机器轰鸣声让暗查组一行交流时不得不扯着嗓子喊。这噪音来自距离该矿井不足3的一个小选厂。

暗查组走近发现,小选厂没有挂牌,厂房很小,里面密密匝匝地摆满了机器,设备看起来非常陈旧。厂房里只有2个看机器的人。他们自称是附近的村民,被老板安排在这儿看机器,别的什么都不知道。

小选厂厂房外的配电室内,电线乱搭乱接现象严重。里面还有床铺,上面铺着电褥子,电褥子的插头还插在插线板上。

厂房的旁边是一个简陋的尾矿处理池,处理池的下方是一个干堆的尾矿库,周边只简单地围了一圈黄土。

后来,根据牟平区安监部门提供的情况,暗查组了解到,这个小选厂名为“烟台市牟平区岔河黄金选矿厂”,为村办企业,其尾矿库取得了安全生产许可证。据牟平区安监部门介绍,该区在今年4月开展的选矿厂专项整治中发现,该选矿厂厂房、生产设施相对落后,安全生产管理不到位,对其下达了整改指令,责令整改,并暂扣了其安全生产许可证。今年7月,该区在开展汛期安全生产大检查过程中,发现该选矿厂未生产,设备也未改造。今年821日,某地送来一批矿石,委托其加工。该选厂于是在安全生产许可证被暂扣、隐患未整改的情况下,擅自恢复生产。

据介绍,由于达不到规模,该选厂按规定应在今年底前关闭。但是在不远处,周彬发现有一个新安装的地磅(电子汽车衡),其铭牌显示出厂日期为“20137月”。

已关闭矿井井口敞开

检查完小选厂,周彬发现不远处有一个矿井。到了那里才发现,这是一个已关闭的矿井,厂房已经拆除,附近没有电源。暗查组后来得知,这个就是去年发生事故后,当地政府依法关闭的岔河项目部。

看到这种情况,暗查组采矿专家姜仁义告诉记者,关闭矿山要符合六大标准,即炸毁井口、拉倒井架、断电、遣散人员、封闭井口和设立警示标识。而这个矿井,虽然关闭了,但是井架还立着,井口没有封闭,没有在周边设立警示标识。矿井附近有很多村庄,如果有小孩子过来玩耍,很容易发生意外。

矿权划转四载咬定与己无关

不投入却规划矿区宏伟蓝图

91下午,在查看了岔河项目部后,暗查组决定,暂时不去另一家计划检查的企业,而是先在周边再仔细检查一下。

守矿人一溜烟就不见了

看到有3个井口距离较近,暗查组决定一一检查。一查发现,有1个矿井还在作业,天轮在旋转,井口附近还有刚处理过的矿石。一位负责开绞车的中年妇女含糊地回答了暗查组提出的几个问题后,很快就躲了起来。

来到井口处,暗查组成员感到更加吃惊:这里连护栏都没有,锈迹斑斑的罐笼在毫无保护的情况下提升。

姜仁义说,从已经提到井口的平衡块可以判断,另一头应该已经到了井底。这说明绞车不是在提人就是在提料。

在安全毫无保障的情况下还有人在作业!这让周彬非常担心,一再询问守在井口附近的一个男子井下是否有人。但是对方始终没有正面回答,而且很快这个人也躲了起来。

在去第3个井口检查的过程中,一辆面包车从暗查组成员身边飞驰而过,在那个矿井停留了一会儿后,很快又返了回来。看到这个情景,周彬拦住面包车,问司机去那个矿井干什么。司机说去送水,看到那里没人就回来了。

等暗查组成员来到这里时发现,这里每间房子都是铁将军把门,见不到一个人。但是井架旁却挂着几件防水服,地上还有雨靴。

这里的井口周边同样没有围栏,罐笼底部已经锈蚀破损,有2个吊钩对角挂在罐笼(矿车)上,提升系统没有任何防坠保护措施。

2个井口都是既提矿、下料又升降人员,且不具备最起码的安全生产条件,却有生产迹象,十分危险。为此,暗查组决定,立即电话通知牟平区安监部门前来执法。没想到,牟平区安监部门来到这里后确认,这些矿井所在区域属于威海乳山市,应该由乳山市监管。不过,这几个矿井的所有者——恒邦公司是烟台市的企业。

暗查组于是决定,将此次暗查范围变为烟台、威海两地。

生产总监来“看热闹”

“这些矿井是恒邦的吗?”

“这些(矿井)与恒邦没关系,我们的矿在北边,这些是福建紫金矿业的。”

“既然与恒邦没关系,那你过来干什么?”

“我看这里车挺多,所以过来看看。”

这是刘瑾与恒邦冶炼股份有限公司生产总监张人文之间的对话。

周彬提醒他,一查资料就可以知道这些矿井和恒邦公司有没有关系。一旁当地安监部门的工作人员补充说,这3个矿井的产权早在2009年就由紫金矿业转给恒邦公司了。

这时,这位生产总监才尴尬地解释道:“我看到领导太紧张,记错了。”

张人文说,他还分管安全。听到这儿,周彬非常生气:“2009年就转了矿权,你会不知道?你这样能管好安全吗?”

主扇就“坐”在井口上

直到段桂浩主动走过来,暗查组才弄清楚,原来刚才检查的3个矿井和北边的1对矿井属于恒邦公司育林山矿区,段桂浩是该矿区副矿长。

按照段桂浩的说法,育林山矿区有5个矿井,但是南边的3个矿井一直没有利用,也没有安全生产许可证,北边的1对矿井取得了安全生产许可证,在正常生产。该矿还是安全生产标准化三级企业。

暗查组决定到段桂浩说的北边的矿井检查一下。

一到现场,暗查组发现,仅从地面来看,这个矿井就存在很多不规范的地方,其中问题最大的就是风井。

该矿的风井离主井不远,已经被一片半人多高的杂草包围。走近一看,风井的井架四周用石头垒起了将近一人高的围墙。围墙的一面装有一扇门,门上的锁已经锈得非常严重,段桂浩也不知道谁能打开这把锁。更严重的是,地面主通风机安装方式令人吃惊,直接“坐”在了风井井口上。暗查组机电专家贺建国表示,这种安装方式漏风严重,根本起不到主通风机的作用。同时,此处还有该矿第2个安全出口,但是如果井下发生事故,矿工根本无法从此处逃生。

周彬让段桂浩通知相关人员把通风机打开。段桂浩说当天没生产,电工回家了。周彬让他打电话将电工叫过来。打了几次电话,等了40多分钟,电工终于赶过来,把通风机打开。

周彬问:“通风机只有电工能开。如果电工不在,通风机谁开?”

段桂浩说:“需要开通风机时就让他来开。”

周彬急了:“你怎么知道通风机什么时候可以不开?一旦井下着火需要回风,电工不在怎么办?”

段桂浩只好解释:“干活的时候开,空气不好的时候也开。”

贺建国告诉记者,矿井通风机必须24小时开,不能什么时候需要用风什么时候开。因为刚开机时风流是乱的,只有开了一段时间才会形成固定的风流,从而起到通风的作用。

矿井服务年限只有6个月能否保障投入

在谈话过程中,暗查组了解到段桂浩是威海人,从育林山矿区属于紫金矿业期间就在这里从事矿山管理工作,但他甚至没有听说过《金属非金属矿山安全规程》。

暗查组提出,看看育林山矿区的安全生产许可证。凑巧的是,该矿区的安全生产许可证恰好在当天(91)到期。段桂浩告诉暗查组,他已经将办理安全生产许可证所需的材料在3个月前报到了相关部门。该矿打算将北边的矿井与南边闲置的3个矿井打通。但是暗查组看到,该矿的很多设备用的都是原来的企业留下来的,还有1990年出厂的。据段桂浩介绍,这些设备大多没有做过安全检测。

根据暗查组其后了解到的情况,育林山矿区的采矿许可证上的核定资源量只有1.47万吨,而其核定规模为2万吨/年,实际黄金拥有量只有约19千克。周彬分析,按照资源实际利用量和核定资源量11.5的比例计算,该矿只能开采约6个月。而该矿的矿井由山东黄金烟台设计院设计,批准的服务年限仅为1年,发放的安全生产许可证有效期是20109月到20139月。

1.47万吨矿石中仅含有约19千克黄金。按1黄金300元计算,全部收入也不过570万元。这样微小的收益,这样短的服务周期,对于企业来说,能确保建设矿井的资金投入吗?结果只能是利用现有条件,能开采1天算1天。”周彬说,“我相信,这个矿现在的情况,就是3年前的水平,生产3年以来未进行设备改造和安全投入。”

周彬认为,虽然安全上对于矿井服务年限没有明确要求,但矿山设计规范有明确要求,服务年限太短就意味着企业不会进行足额的矿山建设资金投入,设备设施投入更是不可能的,在审批环节也未能严格把关。

标准化创建工作基础不牢

检测报告不堵漏洞反添堵

92上午,暗查组来到烟台市牟平区东方金珠高行山金矿。从今年4月开始,该矿停产整改。目前,该矿已经成功创建安全生产标准化三级企业,地下矿山安全避险六大系统已经安装完毕。不过,暗查组发现,虽然花了大价钱,该矿的安全状况仍有诸多不尽如人意之处。

标准化适用法规中居然没有《金属非金属矿山安全规程》

听说该矿已经通过标准化三级企业考评,刘瑾要求该矿将相关资料拿出来看一下。在查看标准化企业创建适用法律法规时,刘瑾发现相关法律密密麻麻列了好几页,仔细一查却没有《金属非金属矿山安全规程》等重要规章。

对此,高行山金矿矿长周永升解释:“我们也不知道需要什么,他们让我们学什么我们就学什么。”

“搞金矿的难道不应该知道《金属非金属矿山安全规程》?”指导该矿开展标准化创建的中介机构为“山东圣泰”。刘瑾认为,中介机构这么做是对服务对象不负责任。

地下矿山安全避险六大系统中的人员定位系统,本应是高行山金矿的一个亮点,但是暗查组发现其无法正常工作。

姜仁义说:“投入大价钱购买、安装了硬件,还需要及时完善软件,否则太可惜了。”

此外,暗查组还发现该矿提供不了初步设计资料,提供的图纸中有不少细节与现场严重不符。

通风机装在主井井架上

在高行山金矿主井,周彬发现,井口上方的井架上居然架着一台离心式通风机。井口外边还有3个这样的通风机,功率只有5千瓦,仅可用于局部通风。

通风机怎么会装在井架上?该矿的解释是为了加强通风。但周彬说,通风机只有装在密闭空间内才能形成系统风流。放在井口上方,只不过是胡乱在井口吹些风,“白白浪费电”。

该矿的通风问题还不止于此。查看资料后,暗查组了解到,该矿目前已经将5千瓦离心式通风机改为11千瓦轴流式通风机。但是暗查组到该矿的风井实地查看以后发现,该矿把局部通风机当作了主通风机,而且通风机上还盖了一个盖子,看上去不经常使用。

根据该矿提供的矿井通风系统图,该矿设计使用的主通风机功率为30千瓦,而实际上现场安装的通风机只是11千瓦的局部通风机。

对此,贺建国表示,“通风机选型不对、安装不对,根本无法形成有效的通风系统,形同虚设。该通风机虽然手续齐全,矿区的通风系统图上有它的位置和标注,有正规检测检验机构出具的检验报告,也有评价机构出具的评价报告,但是这样的通风机用于这样的场合,而且如此安装,还能层层过关,让人难以置信”。

矿井通风机功率和食堂风扇差不多

2010年、2011年、2012年,高行山金矿的在用设备、作业场所等由山东公信安全科技有限公司检测。在通风系统检测报告中,暗查组发现了诸多问题。

根据该中介机构出具的2012年检测报告,矿井通风系统状况是,“2号井为主要进风井,1号井为主要回风井……新鲜风流主要由2号竖井进入,经天井进入二中段采场后回风,经1号竖井排出地面。通风线路全长1000余米”。

而实际情况是,根据该矿通风系统图,高行山金矿的2号井为回风井,1号井和3号井为进风井。

“连进风井、回风井都没搞清楚,检测的时候到现场看过吗?连现场都不去就出检测报告,这不是害人吗?”周彬说。

让人感到费解的不止这一点。根据该中介机构出具的一份检测报告,11千瓦通风机运行功率只有0.6千瓦。该项目检测结果却是“合格”。

看到这个数据,贺建国大吃一惊:“0.6千瓦,也就相当于食堂用的排风扇吧,怎么可能是矿用通风机的功率?”

检测报告提供的主通风机运行工况点效率计算值达61.7%,符合该效率值要在60%以上的相关规范规定,检测报告判定该项目“合格”。而暗查组细查检测报告中实测通风机运行工况电机输出功率为2千瓦,电机额定功率为11千瓦,通风机运行工况点效率计算值只有18.2%

不能看着矿井非法违法生产

严防借助整改之名拖延时间

92下午,暗查组对恒邦公司腊子沟金矿进行了随机抽查,到该矿井下和尾矿库检查。93,暗查组来到位于威海的山东金洲矿业集团有限公司生产现场检查。

金洲集团这样的矿让人放心

腊子沟金矿是恒邦公司六大地下矿井之一。暗查组通过检查发现,从总体上看,该矿管理比较规范。但也存在一些问题,如设备维护不到位,井下巷道比较窄,部分电缆设置不规范等。

两位专家将问题一一指出,耐心地告诉企业如不整改可能会造成的严重后果,应该如何改进等。企业负责人表示将根据专家提出的建议进行整改。

93,在山东黄金集团下属的金洲矿业集团公司,暗查组发现,该公司管理总体比较规范,没有发现什么问题。查看文件资料时,周彬发现该公司对文件处理很到位。

检查之后,周彬比较满意:“如果都建成这样的矿,我们大家都放心。”

那些隐患看着就让人害怕

对于育林山矿区“有证矿井隐患重重、无证矿井非法违法组织生产”的问题,周彬要求当地安监部门高度重视。他说:“这些矿井处于2个地区交界处,疏于管理。‘看着违法、无人执法’是非常严重的问题。这就是这里事故不断、制止不住的根源所在,非法违法生产早晚得出事故。”

周彬建议,将育林山矿区3个多年闲置、未核发安全生产许可证的矿井彻底关闭,“有非常重大的安全隐患,看着就让人害怕”。

此外,对于部分企业在整改期间违法生产的问题,周彬提出,整顿关闭要彻底,对整改无望的矿井要采取断然措施,防止整而不改,严禁借整改之名拖延时间。要给矿井整改规定时限,到期完不成整改的,坚决予以彻底关闭。

据悉,在此之前,烟台市对全市所有地下非煤矿山、露天矿山、尾矿库、石油天然气企业开展了安全生产大检查。该市要求,对存在重大隐患的依法责令停产停业整顿、挂牌督办,对非法违法行为依法严厉查处;开展高标准、严要求的全覆盖复查,对整改不彻底、不到位的从严从重处罚,对停而不整或整改无望的依法予以关闭。

 中国安全生产报  范荣义)

“这是事故不断的根源所在”——随国家安全监管总局非煤矿山暗查组赴山东烟台威海暗查见闻
   相关链接
    责任编辑: 李静